关切偷改共享文章《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

张三一言

一、题解

“公用文章”,是指现在热议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这篇文章是刘晓波的私人财产,这是常识。但是,当它发表发,并被热议后,它就成为人们共享的私有财产。原作者当然有权作任何修改和解说;但是,当它被热议后,理应在修改前或后作一个公开的交待。若不然,这一条改,既对反对者不公平,例如把被反对的内容删除或作相反的陈述。也对支持者可能构成伤害,严重点说就是被出卖(不知道原先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辩护并加上光环的人士,在美化共产党内容被删后有何感想)。现在刘文被改了,改前无通告,改后无说明;只是用一个“全文”了事。这种情况说它是偷改,不过分吧!

二、挺刘派的基础之一的美化论被反刘派打败了

回想刚过去不久的一段时间,为刘晓波的美化共产党歪理辩护初期,挺刘派如真理在握、得理不饶人之态,名将倾巢而出,以铺天盖地海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跟着,我们看到的是一而兴、二而衰、三而败。最后,到今天,只好静悄悄竖起白旗自我埋葬美化论。

挺刘派有两大死守的观点:一是没有敌人论(即共产党不是中国人的敌人),二是美化共产党。这是合作派的理论基础。现在,两个观点之其一被打败了。这是反刘派的大胜利。

再看没有敌人论。在我初提反没有敌人论之时,也是铺天盖地海啸登陆之势向反刘派猛攻。现在已经进入二而衰的阶段。今后是摹仿美化论竖白旗自我埋葬,还是像董健华名言“不提及等同不存在”那样不了了之,有待时间观察。

三、挺刘派诚信存疑

对一件热议中的公用产品偷偷地删改,是不是涉及诚信问题?我不敢下结论。但是挺刘派过往诚信存疑则是客观事实。借天主之名排斥异己;既有抽掉高智晟郭飞雄名字之理又有必首提刘晓波名字之理,还有先救刘晓波后救其他人(火警,领导先走学生后走的今天版);被签名;在别人签名后偷改文件…层出不穷。

张三一言 20101107 香港

附:

《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被删改掉的文字

在12月3日两位对我的询问中,我能感到你们的尊重和诚意。
这些宏观方面的进步,也能从我被捕以来的亲身经历中感受到。
尽管我坚持认为自己无罪,对我的指控是违宪的,但在我失去自由的一年多时间里,先后经历了两个关押地点、四位预审警官、三位检察官、二位法官,他们的办案,没有不尊重,没有超时,没有逼供。他们的态度平和、理性,且时时流露出善意。6月23日,我被从监视居住处转到北京市公安局第一看守所,简称“北看”。在北看的半年时间里,我看到了监管上的进步。
1996年,我曾在老北看(半步桥)呆过,与十几年前半步桥时的北看相比,现在的北看,在硬件设施和软件管理上都有了极大的改善。特别是北看首创的人性化管理,在尊重在押人员的权利和人格的基础上,将柔性化的管理落实到管教们的一言一行中,体现在“温馨广播”、“悔悟”杂志、饭前音乐、起床睡觉的音乐中,这种管理,让在押人员感到了尊严与温暖,激发了他们维持监室秩序和反对牢头狱霸的自觉性,不但为在押人员提供了人性化的生活环境,也极大地改善了在押人员的诉讼环境和心态,我与主管我所在监室的刘峥管教有着近距离的接触,他对在押人员的尊重和关心,体现在管理的每个细节中,渗透到他的一言一行中,让人感到温暖。结识这位真诚、正直、负责、善心的刘管教,也可以算作我在北看的幸运吧。
(共删掉541字)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