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希秋牧师:刘晓波的“人性化监狱”只是“橱窗”

傅希秋牧师:想到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礼,刘晓波的“人性化监狱”只是“橱窗”*

傅希秋牧师说,这让他想到了上个月出席奥斯陆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我就坐在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的第五排。听着挪威这位戏剧演员在读获奖者刘晓波先生的”《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的陈述》,娓娓道来地讲述监狱从狱警到管教,他们是多么多么的温情脉脉,多么多么的人道化的对待。。。我心里很不自在,很难过,我就很难鼓掌。

从某种意义上,对国内了解过的,这是一个。。。英文叫Show Case,就是一个橱窗。好像国内八十年代之后,有几个橱窗的“家庭教会”,更多家庭教会受到逼迫。所以,如果共产党连这种东西都用上了。。。何况这一点温情化的监狱,管理这一个国际名人。也许想透过这种方式来消灭其它的声音。这都是非常一贯的中共的宣传手法。”

*傅希秋:更多人权人士受虐待酷刑,在公共领域广泛美化“温情人性化狱管”有害无益,*

傅希秋牧师说:“这么多案例,至少到目前为止,这种温情化监狱管理,可能只发生在刘晓波一个人身上?但至少我觉得这个调子是很不恰当的吧。你看胡佳,你看高智晟。。。不只是一个极端的案子,还有其他许许多多,包括力虹,包括赵连海,包括刚出来的这些民主党的人,都不是说在里边受到多少温情化监狱管理的民主人权人士。

描述被戴黑头套的,就已经好多人了。我甚至听到有家庭教会的也有被戴黑头套的,说明这不仅是一个个别的现象。所以对那些试图美化。。。或者说用这种方式来换取更善意的狱中管理的话,我觉得尤其在公共论坛,真的是不负责任吧。

有感而发,你看胡佳有病,怎么没受到多么温情的处理?不能够把一个个体化的。。。尤其是在公共领域里,把它作为常识和广泛化。那么,这样做的后果就是太严重了。这实际上,用圣经的话,就是“粉饰的坟墓”(“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马太福音23:27),伤害了其他的人。

但是对于公共知识分子,听到也知道那么多人都没有受到这么好对待的时候,把这种声音在公共舞台上去讲,我觉得有害无益。对高智晟的记录,感受百分之一就可以了。胡佳呢,还有力虹所受到的待遇、许许多多家庭教会的。。。太多了。这些难道能去随便抹灭吗?我说这些不是空穴来风,也不是想跟谁为难。”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