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没死人到唱红歌 侯德健的政治投机(组图)

作者: 张颂宇


“天安门四君子”(左起)高新、侯德健、周舵、刘晓波於八九年六月二日在天安门广场发起绝食声援学生。

【看中国记者张颂宇采访报导】《龙的传人》创作者、六四事件被称“天安门四君子”之一的侯德健,本月应中共庆祝建党90年,将在重庆演出“红歌”。过去他对外的“天安门没死人”之说,为中共声称天安门清场无人死亡,并将其归功于军队的“克制”提供了有利的“佐证”。但从新捡拾起当年历史片段,当时广场受伤学生向本报的亲证,或许可以帮助人们拨开一些六四的迷雾。

台湾音乐人侯德健,在1983年赴大陆发展,他因创作的歌曲《龙的传人》而闻名两岸。1989年“六四”事件,他与刘晓波、高新、周舵,当时在天安门广场发起绝食声援学生,而被部分被媒体称为“天安门四君子”。然22年后的今天,侯德健将为中共党庆大唱红歌,据报导说数千张门票全部免费。

侯德健声称“天安门无人死亡”

今昔对照,22年前的六四人物如今与中共关系密切,从新捡拾起当时的历史片段,或许有助拨开一些迷雾。

1989年六四镇压后,在6月和7月的中共宣传中,声称“天安门无人死亡”,并将其归功于军队的克制。而侯德健的“天安门没死人”之说,很大的帮中共说法起了“佐证”作用。

89年的8月,侯德健接受了中共官方媒体采访,包括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和中央人民广播电台,电视报导中,人们看到侯德健说了“天安门广场没看见死人”那几句话。《人民日报》刊登的内容稍多一些,重点仍在撤离过程中无人被打死也没见到坦克压人。所有报导,只字未提军人的暴力。

包括后来他在美国纪录片制作人卡玛‧韩丁的《天安门》影片中,仍继续相同的说法,他说:“很多人说广场上曾有二千人被打死,或是几百人被打死,在广场上有坦克辗压撤退的学生人群等等。我必须强调,这些事情我没有看见,我不知道别人在哪看见,我六点半还在广场,一点都没见。”

受伤学生告知真相:躺在身旁的三个人都死了!


张健(右二)参加2009年六四公民欧洲万里行

89“六四”过后约半年,一个在广场上受伤的叫张健的学生康复出院了,看到了电视报导,他跑去找侯德健告知真相。

目前定居法国的张健向《看中国》表示,“当时我就在天安门广场中枪,而且把我大腿骨打断,还有一枪击碎肱骨干”,在他旁边还躺了三个人,“有一个好像是人大的学生,他在国旗竿下被打死的。其中一人胸口中了三枪,另一个鼻子被子弹穿进,还有一个我忘记伤在哪里了。我们一车有四个人被拉到同仁医院,另外三个都死了,只有我一个人活下来。我是见证天安门广场开枪,并且死人了。”

张健当时任学生运动纠察总队长,他表示主要任务是带领所有的纠察队员守住各路口,全力堵截进攻的戒严部队。6月3日,军队在天安门清场时,他被一位中校连开三枪,当时他年仅18岁。

在场其他的纠察队员看到,马上把他擡上一辆被打坏的121型号车上。张健表示,一路上百人接替著推著这辆车,一直把他推到同仁医院。在医院的医生护士,大都对学生的态度是同情与支持的,在院方特意的保护照顾下,他被放到普通市民因车祸住院名单,住院140多天后,最终得以惊险出院。


天安门广场留下的血迹

张健在1990年冬天逃到了东北,看到侯德健在电视上说的话后,他说:“我从东北要到北京,到北京知春里他们家去找他,亲自在他面前作证。当时还有一个美国女记者在他家,他看到我很吃惊。我说‘六四在天安门广场开枪杀人了’,他对我讲,他说我没说没开枪啊,是说未死一人,我说你怎么证明那人躺在地上没死呢?他说我没看见死啊!他跟我玩语言游戏。”

“后来侯老师说,你出来吧!他给了我一仟港币,开始时我说不要,但他说你一定要要,‘我也知道你很困难,你也要逃。’当时我真的是身无分文,那真的解决了我一年的生活费,对这个我还是感谢他的。”张健表示,在当时那样的处境压力下,“我是最大限度理解他。之后我们就没再见面。”

捐款中共“民间组织”受议

2001年张健前往法国定居后,再次看到美国纪录片制作人卡玛‧韩丁的纪录片《天安门》,“那个见证他(侯德健)还是继续说天安门广场没有杀人。”张健表示六四当时的环境压力可以理解侯德健的作法,但不能理解为何到海外了还要继续污蔑六四运动。

他说:“大概前年得到一个照片,得知他去大陆捐了两百万给中共一手操纵的中国的人权机构,到最近唱红歌”,从头观察整个过程,张建认为这实际上是一个投机中国政治运动、投机中国民主运动的例子。“唱红歌?可以想像,他是投机在中共的巧取豪夺、贪官污吏买钱的这片土地上,他继续投机一把。”(编者注:据媒体报导,2006年12月,侯德健向“中国人权发展基金会”捐赠200万元,他也被聘任为基金会名誉理事。《人权网》发布了这一消息。这个“民间”基金会,理事长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全国工商联主席黄孟复。有媒体表示,这种基金会实际上是官方组织。)

“可以想像的,他明明知道中国发生了什么。包括镇压法轮功,到现在镇压茉莉花、维权人士、异议人士,一直到现在发生了这么多事情,特别艾未未事件后,中共在国际社会受到非常大的谴责,对中共压力很大。而侯德建最近的唱红歌,就是用他所谓‘天安门四君子’,帮中共说话。”

张健感叹:“六四很多年过去了,很多人付出很多心血。(民主运动)不做就不做了,自己谋生活我们可以理解,但继续作这种助纣为虐的事情,最终会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的。所以说这种人今天还成为新闻焦点我觉得还挺有意思,这个国家这么多年下来,都没有基本道义可言了!”

六四人物公开登场的政治讯号:解禁还是粉饰?


5月1日,侯德健在“鸟巢”演唱《龙的传人》,这是他在六四后,22年来首次在北京的登台演出。(网络图片)

5月1日,侯德健在“鸟巢”演唱《龙的传人》,这是他在六四后,22年来首次在北京的登台演出,当时外界就在揣测背后的政治讯号。

有人揣测,这是否意味中共要在“六四”这件事情放松?流亡海外的八九工运领袖吕金花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我觉得这不可能,因为六四问题是他们的死命,中共现在有钱了,我觉得他们不会在政治方面放松的。”吕金花认为,侯德健登陆决非当局对六四解禁的风向标,充其量只能是粉饰太平用。

实际上,侯德健这两年来早已在大陆公开演出。据联合报5月3日报导,现在除了音乐人身分外,他还多了一个中国动漫集团总公司旗下制作部“中娱公司”顾问头衔,该单位直属中共官方文化部管辖。报导说,近年来侯德健的事业重心逐渐从台湾、新西兰转移到中国,目前定居中国,在各地接些小型商演。

观察人士:收买兼分化,无坚强理念者难抵中共诱惑

对此,熟悉中国民运活动的观察人士“真言”向本报表示,除了侯德健上CCTV说没看见天安门广场死人的话外,“那时,不只他一人说这个话,记忆中最深刻的是肖斌被全国通缉,不久抓获,速审速决,重判徒刑十年。电视上他‘承认’自己以前说的都是道聼涂说,没有亲眼所见,成为中共在天安门广场没有杀人的‘有力证据’。当然,侯德健的话以及后来刘晓波的话都为中共提供了‘佐证’。尽管现在得知那是在被迫的条件下所作的妥协,但依然给北京以外的人们这样一种舆论导向:军队真的是被迫开枪,而且保持了最大的限度,没有在广场杀人。”

“真言”也认为,如果民主人权人士不能坚持理念,很难抵挡利益诱惑。在中共长期淡化屠杀,封锁和控制资讯传播,收买和软化64参与者及支持者的情况下,在这个问题上,中共分化了人民。而“不少当初逃离大陆的64人物陆续的悄悄回国做生意,好像双方都不曾发生过什么。”

“看起来中共在这方面是成功的,他们起先收买了西方政要,破解了国际封杀的努力,然后再收买了国内的知识精英。”但是,“真言”也认为,64屠杀终究不可能被中国人民所忘记,学生的鲜血,使中国人民彻底认清了中共的本质,“人民不会在沉默中灭亡的,一定会在沉默中爆发。”他认为:人民在等待一个时机,一个能一举铲除暴政的时机。这天不会远。

http://www.kanzhongguo.com/node/406836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