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作家笔会,是维持会还是黑社会?

作者: 刘刚

我一向以为以刘晓波为核心的中文作家笔会是一个独立于中共的异议作家团体。但读了被笔会视为高级军事机密的关于“审议处理高寒先生严重违反章程行为的提议”,我竟一下搞不清楚这个笔会究竟是一个共产党的花瓶维持会甚或就是一个赤裸裸的黑社会。

且看笔会关于“审议处理高寒先生严重违反章程行为的提议”开篇便写道:

晓波会长并各位理事:
一直以来,独立中文笔会会员高寒先生严重背离笔会章程,滥用言论自由,故意捏造、传播谎言,侮辱、诽谤本笔会会员,从事有损笔会声誉的活动;冒用本笔会多名会员和其他人士的名义,未经当事人同意就将其列入所谓“民主中国临时过渡政府” 成员名单公布,使他们处于随时会因此被当局依法追究的危险境地,并确实成为两位民主人士被判重刑的判决证据。

高寒先生违背笔会章程之犯规事实如下:


1、2005年3月,高寒等发动所谓“天鹅绒行动”,借用赵紫阳治丧委员会的人气,将这个治丧委员会的部分人员名单嫁接于“天鹅绒行动”,未经当事人同意而将治丧委员会的国内成员作为所谓“民主中国临时过渡政府各省市政权和平交接委员会接收成员”在互联网上公布,致使包括多名本笔会会员在内的200余名国内人士处于随时会因此被当局迫害的危险境地──其中,重庆的许万平先生、南京的杨天水先生被当局逮捕判处12年重刑,名列“民主中国临时过渡政府各省市政权交接委员会接收成员”是两人的主要“罪证”之一。

中共逮捕重判张林和杨天水等人,中文笔会不去愤怒和谴责侵犯张林和杨天水等人身自由的罪魁祸首中共政权,却三番五次地对“天鹅绒行动”兴师问罪,口诛笔伐,这同“维持会”将南京大屠杀归罪于中国军队的小规模的抗日有何二致?与马悲鸣之流将中共的六四大屠杀归罪于柴玲李路等绝食学生有何两样?同胡平等人对王柄章的闯关回国进行公开的“愤怒和谴责”又有何不同?也难怪这几拨精英又聚合在一起,在高智盛身陷囹圄之际,依然不依不饶地对高智盛一家落井下石,不赶尽杀绝不足以平他们的嫉恨。还口口声声将高智盛的被绑架关押说成是太高调,是同法轮功走得太近。连当年的维持会也不至于如此下作罢。

刘晓波为首的笔会几次掀起论战来讨伐“天鹅绒行动”,口口声声说是“天鹅绒行动”才使得重庆的许万平先生、安徽的张林先生、南京的杨天水先生被当局逮捕判处重刑。而事实上,许万平和张林是早在“天鹅绒行动”之前就被逮捕重判,而张林和杨天水更是中文作家笔会成员,而在那前后更有更多的笔会成员被逮捕判刑,但我从未见人们因众多的笔会成员被逮捕判刑而对笔会兴师问罪,更未见笔会对其组织事实上充当了中共诱捕异议人士的帮凶和陷阱有任何反思。反倒是见到笔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充当维持会,见到刘路刘荻及刘晓波会长的其他亲密战友们对高智盛等异议人士的疯狂围剿和株杀。刘晓波会长及其笔会难道真的已经适时地换帜转型为维持会了或是第九个花瓶党了吗?

再看“审议处理高寒先生严重违反章程行为的提议”的后半部分:

2、2005年11月,本笔会换届选举期,高寒先生滥用会员权利,在毫无事实依据的情况下,污蔑、诽谤时为笔会秘书长的陈迈平先生“巧立名目”、“中饱私囊”,笔会会长和理事反复解释警告,并拿出证明陈迈平先生清白的证据,高寒仍一意孤行,在笔会内外肆意散布谣言,其行为已经构成“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严重损害笔会声誉,并且经理事会警告而不停止”,违反了笔会章程第八条第二款”本笔会主张,中文文学工作者得滥用言论自由、写作自由与出版自由。本笔会反对以任何政治的、个人的或其它目的,用中文或其它文字进行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

3、2006年5月,余杰、王怡两位会员访美归来,高寒抓住他们在访美期间的一些失误,对两位发动了长达一个月之久的侮辱、诽谤活动,进行了大量的人格攻击。在毫无事实根据的情况下,高寒先生仅凭个人臆测,就断定本笔会会长和理事会参与了余王二人在美国行为的决策,断定笔会理事对余王访美进行有组织有目标的宣传活动。高寒先生的上述行为,违反了笔会章程第八条第二款和第十五条第二款。根据笔会章程第八条第二款:“本笔会反对以任何政治的、个人的或其它目的,用中文或其它文字进行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第十五条第一款:“公开反对章程第五条至第九条所阐明的笔会宗旨 ”,第二款:“从事严重有损笔会声誉的活动,经会员大会或理事会警告而不停止”,第三款:“参与违背笔会宗旨的、对中文文学工作者的迫害行为”,笔会理事会有权决定终止会员的会籍。

我们认为,高寒先生的行为已经构成被终止笔会会籍的条件。为此,特向各位理事提出请求,请各位从捍卫写作自由、捍卫笔会章程、保障笔会健康发展出发,启动审查高寒会员资格的程序。我们建议理事会在审查的基础上,根据情况和高寒先生的态度,考虑对高寒先生予以警告谴责、责令公开认错道歉或者终止其会员资格。
笔会并因此在半年时间里连续发布了三个对笔会成员高寒的严重警告和处分决定,强令高寒作出公开道歉,并保证不再继续”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和严重损害笔会声誉”违反本会章程的行为。我不曾看到笔会的章程,但从这短短的处分决定所依据的第XX条第X款,我怎么就看着这章程分明就比黑帮的帮规都让人恐怖,对高寒的处分就比黑社会的家法都严厉。黑社会对背叛老大的会员也不过就是拉出去灭了,共产党对反对派也不过是或统战或洗脑,这笔会凭什么就非得逼着高寒给那些个帮主下跪认罪?莫非就是黑社会和共产党杂交的不成?

再看在过去的一年中刘晓波为核心的笔会对笔会成员高寒的公开”侮辱、诽谤、捏造或故意传播谎言”,如果严格执行笔会的章程和帮规,足够给刘晓波刘路严重警告N次了。怎么就不见笔会成员“请求笔会理事会审议处理刘晓波先生严重违反章程行为的提议”哪?莫非这笔会也是刑不上老大么?

高寒和刘晓波都是我的朋友,我本想劝架。但我看到这次论战竟是以是否对高智盛落井下石而分成两大阵营,我也就毫不犹豫地选择了我的阵营。我也知道,痛击高寒的人,许多人是早就准备对我拍砖的,也早早晚晚是要象痛击高寒那样来痛击我的。那就让那些人省些时间,将两个目标两个战役都并作一个好了。

胡平早就在网上和电话上告诫我电话里说的是不算数的,那我就遵嘱不去详细透露某些人为何要去愤怒谴责王柄樟的真正的见不得阳光的理由,但我相信台湾的情报机构会有备案的。我也不去透露某些人是如何串联发起对高智盛的公开谴责,但我坚信中共的情报机构也都是有电话录音的。这一切终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

还有许多人告诉我不要将我的名字跟高智盛绑在一起,会毁了我一世英名。可我就是无法忍受看到高智盛既受共产党监牢的残酷折磨,又要经受这许多也曾经受过监狱折磨的人的无情打击。如果能够让高智盛少受些折磨,甭说是我的名声,就是我的身躯,我也愿意赔上。

http://www.duping.net/XHC/show.php?bbs=10&post=720601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