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妹: 周锋锁的电话引出刘晓波的八臭 (二篇)

三妹

今天晚上(十一月二日),我接到周锋锁的电话,他说我在今天的“三妹也说说”中引用他上次电话的那句他为刘晓波担心的话不是他的原话。我说:“是原话,是你说了起码两遍的原话。”他说:“那就不是我全部的话。你引的这一句,好像我在骂刘晓波似的。”我说:“我说得很明白,你是在替刘晓波捏把汗,是担心他再为中共人权说话,再说软话。你绝没有骂他的意思。要不,我把全部原话都说一遍?”

那天,锋锁来电话绝不是一般朋友的聊天问候,十几年从没有跟我联系过突然就来了电话。对话内容很简单,先聊了聊他离开芝加哥后在三藩市工作的事情,他很快就转入正题说:“刘晓波就不要再说他了。”我笑着说:“你这是来说服我来了?”他直截了当地说:“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呼吁那些上访人员到刘晓波家去告状,到刘霞那去告状。”他这话让我感到挺突然和不好理解,便问:“为什么要去他们家告状?”锋锁说:“他得了诺贝尔和平奖,记者都在他们家啊!”锋锁又说:“都说他是软骨头,我也担心他再为中共人权说话,再说软话 。所以,你呼吁上访人士到他家告状,对他也会造成压力,压他不要再乱说。” 他那句“都说他是软骨头”的话着实让我吃了一惊。我说:“压他别乱说话,这我倒没想到。那倒是可以试试。”锋锁很同意地说:“是啊,谁知道刘晓波以后还会再说什么,确实令人担心。所以现在就要用这些方式给他施加压力,让他为底层人民说话。”话题又转到刘晓波的文章上,锋锁说:“我很喜欢刘晓波的文章。”我说:“可能你喜欢的是他早期的文章。他后来写的一些文章,很糟糕,云里雾里不知所云地含沙射影。”对我这个评论,他没接茬儿。我们又谈到余杰,他说:“我和余杰关系很好,余杰是个很单纯的人。”我说:“单纯?我看他是个小人。拿上帝做招牌排挤郭飞雄。”锋锁说:“那件事他是做错了,我当面也这样说他,是做错了。”我心说:“做这样的错事还单纯?”但听他表示这是个错事,我就没把心中的话说出来。然后锋锁又转回话题,说应该呼吁上访人员去刘晓波家告状,担心刘晓波再为中共人权美言,要给他造成压力,压他为上访人员、底层民众说话。我说:“我试试。”锋锁很满意“我试试”的答应。俩人通电话时间不到一刻钟。

放下电话我一寻思,这个锋锁可不是十几年前的锋锁了,跟着那个公认的小骗子余杰能学好?让我呼吁上访人员去刘晓波家告状?他这是给抗争派三妹刘晓东设圈儿呢,还是给合作派大哥刘晓波设圈儿?我很理解锋锁的苦心,是想转移视线停止指责刘晓波,如果再能把我转移到呼吁上访人员都聚在刘晓波家周围就更好不过。消息传到西方世界和诺委会,哇,刘晓波这么有号召力,众望所归,天下归心,诺委会也有了面子——中国的底层民众证实了诺委会发给民运败类刘晓波和平奖是英明之举。

这圈儿我不能钻。因为,锋锁想得这么美,就是没想到刘晓波太臭根本没有任何号召力的方面。刘晓波这么臭,跟着他的人都会沾上臭,连那“具上帝权威”的和平奖都不保被沾臭,我可不想被他的臭名搞臭。再说,三妹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能把上访人员呼吁到刘晓波家门口儿,因为上访人士不喜欢这个软骨头。刘晓波的拥趸们还真要为他提心吊胆地捏把汗了。

今天晚上,锋锁给我的电话没说呼吁上访人员去刘晓波家告状的事情。他气愤地指责我,就是想把刘晓波搞臭,跟中共一个目的。问题是,刘晓波是自己搞臭了自己呢,还是别人搞臭了他?刘晓波二十年前就臭了,他自己在《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一书中,写出了他自己的第一臭和第二臭,他说:“令我有些坐立不安的是社会舆论。人们关心的重要焦点是我的‘重大立功表现’。按照中国人的独特逻辑,‘重大立功’肯定是严重地出卖他人,是八九学运的‘叛徒’。”刘晓波当时就知道社会舆论对他的评价——八九民运的叛徒。

刘晓波这里所指的“重大立功表现”是他在全国电视讲话掩饰中共六四屠杀和在狱中写“悔罪书”的行为,而且唯独他的“才华横溢、不同凡响”的悔罪书成为北京大学生的洗脑材料。这两件“重大立功表现”使他在一九九一年一月二十六日被免除刑事处分并提前释放。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他的判决书上解释道,这是由于他“立功、悔罪的表现”。他也庆幸自己在狱中写《悔罪书》是高明之举,一出狱就说:“太值了!一纸官样文章换来的居然是自由!”“我又赢了!” (见《末日幸存者的独白》1992年9月台湾时报出版社)

他的第三臭就是这本《末日幸存者的独白》。书中他似乎是在忏悔,其实是以忏悔的方式为自己开脱,诋毁所有的天安门运动的领袖,诋毁天安门运动的实际意义。有人说,可他确实在彻底地剖析自己。我不免要问,一个自己都承认自己人格这么糟糕的人,有什么资格戴那顶“具上帝权威的”桂冠?那顶“具上帝权威的”桂冠是给人格高尚的人准备的。

他的第四臭是他在一九九三年六月八日写的一篇文章《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击倒》,进一步诋毁天安门学生运动、否定天安门运动的伟大意义。如果说他在狱中出于压力写“才华横溢、不同凡响”的“悔罪书”(虽然他没有受到胁迫),我们应该原谅,那他出了狱还写这种帮助中共诋毁天安门运动的文章,我们就不应该原谅了。

他的第五臭是,在二00四年到二00六年的维权运动中,他不但袖手站在一旁,还以一种隐晦的态度含沙射影(见他的《勇气并不必然代表良知——获奖感言》),他对维权运动的消极态度和含沙射影的言辞对维权运动起到很坏的破坏作用。造成中国民主运动的削弱和分裂。

他的第六臭是,郭飞雄高智晟等维权人士在狱中受到的是电击生殖器的酷刑,他却得到“人性化、柔性化”的“监狱贵族”的特殊待遇。如果没有前面所提到的一系列臭不可闻的他与中共的默契配合,他哪能有这种“人性化、柔性化”的特殊待遇?

他的第七臭是,他是个彻头彻尾的心地阴险的伪君子。在高智晟律师被捕后,刘晓波与人合写了一篇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以他特有的绕弯子笔法,最后绕到要求中共政府进入司法程序合理合法地对待高智晟。真可谓堂而皇之地借中共司法落井下石。这是中国民主运动有史以来呼吁中共放人破天荒的一次特有的呼吁,是民运败类刘晓波的独创!他明明知道中共逮捕高智晟是非法,是个冤案,他却还要求中共合法审理高智晟的案子。他明明知道中共对所有异见人士,信仰人士,维权人士治罪的司法程序从来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抓捕前就定罪,开庭前就定刑更是中共对民运人士的惯用手法。他却还假惺惺地要求中共司法公正。民主人士呼吁中共放人从来就没有刘晓波那么多弯弯绕。

他的第八臭是,就在不到一年前,在2009年12月23日,在他被非法拘留近一年的时候,他在北京法庭审判中发表了《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的陈词,说中共监狱“人性化,柔性化”(最近在博讯、倍可亲、万维三个网站重登了刘晓波的《我没有敌人》,其中“人性化、柔性化”那段已经被删除。刘晓波的拥趸们很会搞偷梁换柱这一套。);还在此陈述中称赞中共把 “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是“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这个陈述是刘晓波二十年来美化中共人权的继续。

综上所述,如果他自己不是臭得拾不起个儿,我三妹如何能把这位头戴“具上帝权威”桂冠的合作派大哥搞臭?我在电话中跟锋锁说了,你们玩政治(骗术,话到嘴边没说出这两个字)我不感兴趣。可是你们选错了人,选了一块又臭又软的提不起的臭豆腐。如果你们没给他骗到这个诺贝尔和平奖,还真没人关心他的臭不可闻的个人历史,可是偏偏地你们给他骗到了这个劳神子的诺贝尔和平奖,这下子可好,大家的注意力全到他身上啦。

看来,政治骗术还是不够高明,真是的,费尽心机却没得好果子。

至于锋锁说我和中共一个目的,我还真不买这个账。倒底是谁要跟中共合作分权、和解共生?是刘晓波呢还是刘晓东?那个“刘晓波起草的”零八宪章说得很清楚。我在电话中向周锋锁简单地指出零八宪章前言中的问题:它把共产党的无视人权都归于前三十年归于毛泽东,后三十年经过改革开放,共产党人权改善了,从拒绝人权到接受人权,变好了,从极权变成威权啦。所以,零八宪章的主要部分就把中共宪法有关自由的篇章都照搬到零八宪章中来了。(朋友告诉我说,她在网上看到的零八宪章已经改了,我批评的那些内容都没有了。再批评可就是“造谣”了。)

可是,我还没数落完零八宪章的不是呢,周锋锁已经气得挂上了电话。

三妹

二0一0年十一月二日

稿件来自作者

———-

老鼠刘荻还不放过高智晟结果砸了, 爆毁高惊人内幕
——直到现在老鼠还不放过失踪的高智晟,还在诋毁高智晟

三妹

三妹也说说:

老鼠刘狄摘录的下面这段高智晟的话是摘自“高智晟悔过书”。后来高智晟暗中传出的信对这个“悔过书”有过说明。他说,这个“悔过书”是警察当局写的,刑讯逼他签了字。他签字后,警方又得寸进尺地一次次逼他拍录像悔过。就如郭飞雄被拉到东北电刑一个星期后,他对律师说,这种大刑之下,他们叫我说什么我都说了。

这份悔过书是怎么传出来的呢?当然是警方传出来的,但外面一定要有人接应和帮助炒作(这就是我所说的“默契”)。我因为写过几篇介绍高智晟的文章,有些影响,所以也就牵涉听到和亲身经历了一些“传说”。首先任畹町给我 Skype 说服我,说他搞到了“高智晟悔过书”,是真的,高智晟是软骨头。我说,这里一定有猫腻。他百般证明“悔过书”的真实性后,还隐射我“政治智慧不够”。很快我国内的朋友就邮信告诉我,“悔过书”就是任畹町传出来的,最先登在老鼠刘狄主办的网站“民主中国”上。在“民主中国”,他们发起对高智晟铺天盖地的叫骂和攻击。朋友还说,任畹町起码说服了三个写手写了对高智晟“表示惋惜”的文章,他告诉了我这三个名字,我现在只记住半个,叫张什么新,因为他后来又有点后悔,又写了一篇似乎想开脱头一篇的文章,所以我把他这半个名字记住了。我对朋友说,看来任畹町也想说服我写文章批高智晟。朋友说,没错,毁高智晟就属他和刘狄最积极。之后我的反应一定令任畹町遗憾,我没批高智晟而写了篇文章点了他一下,只是点了个姓没指名。不想有人传给了任不寐,说三妹写了篇文章指责任某某。

不寐以前曾在我家住过几天,较熟,赶紧来信问,晓东大姐,这是怎么回事啊。他在信中明确力挺高智晟并蔑视警方的做法。我马上回信说明,任某某指的是任畹町,不是他,并又顺势在回他的信中把警方和那些配合警方的老鼠们数落了一通,还把我俩儿的通信群发到各网站。

直到现在,高智晟的表现在我心目中仍是硬骨头。那个软骨头刘晓波受着“人性化”“柔性化”的特殊待遇,却不断地美化中共:在全国电视讲话掩饰中共天安门屠杀;还在狱中写出分外精彩的悔过书,被官方当成了当时北京各大学给学生洗脑的得力材料;他也因为“悔过和立功表现” 而免除一切罪行,并释放(北京中级法院审判书如是说,他只被“特殊待遇”了一年零七个月就出狱了,而王军涛、陈子明都被判了十三年);出狱后就写了“末日幸存者的独白”进一步丑化天安门民主运动,为自己悔过和上电视开脱;出了这本书后,又写了篇文章“我们被我们的‘正义’击倒”,诋毁天安门民主运动达到新的烈度;在2004至2006 年国内维权运动热潮时,他站 在一旁云遮雾盖地隐喻和否定这场难得一遇的民间维权运动;直到一年前,在审判席上他还发出陈述“我没有敌人——我的最后陈述”,粉饰监狱“人性化、柔性化”,称赞中共把“尊重和保障人权”写进宪法,是“标志着人权已经成为中国法治的根本原则之一。” 这么一个软骨头败类怎么跟高智晟比?

直到现在老鼠还不放过失踪的高智晟,还在诋毁高智晟。他们却不择手段地把个软骨头、民运败类刘晓波捧成英雄,还靠欺骗和不择手段把他捧成了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呵呵,真行!阴暗小人就是能得志。

谢谢刘荻提醒我把这些都写了出来,留到以后都是我写书的好材料。

三妹

二0一0年十月二十八日

转载于阿波罗评论

请参阅2010.10月的帖子: 《关于刘晓波的激烈争论》之一至之四

http://yuluokeyuluojin.blogspot.com/

Google博克: 遇罗克与遇罗锦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