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子霖是想哪说哪,还是有话说不出口

三妹

最近丁子霖和丈夫蒋培坤联名发表了一篇叫作“想到哪里说到哪里─关于英雄”的文章。自从丁子霖二月份给高智晟律师的公开信遭到公众普遍反感后,丁子霖再次发表此篇文章,这不仅会再次遭公众反感,而且还会再次玷污“天安门母亲”的称号。

丁子霖一开篇这样说, “自从我二月份给高智晟律师写了那一封公开信以后,这多半年来,关于我个人及‘天安门母亲’群体,海内外网络上出现了各种各样的议论。这引起了一些朋友的注意,问,究竟怎么啦?发生了什么事?这样没头没脑的问题,不知从何说起,但我告诉他们:这多半年,我似乎经历了一场难得的洗礼,倒是感觉自己又切切实实地活在了真实之中,身心轻松多了。”

丁子霖告诉我们,你们公众议论了我半年,对我丁子霖只不过是一场难得的洗礼,我丁子霖身心更轻松了。

虽然半年来公众议论的只是丁子霖个人,丁子霖却在此不忘“及”上“天安门母亲”群体一起“洗礼”。

丁子霖除了这第一段话说清楚了以外,以后全篇都是说东指西,话里有话,根本没有一点儿“洗礼”后的“轻松”,反倒使读者感到她是憋了满肚子的愤懑发不出来,想说的话说不出口。

我们中国有“打开天窗说亮话”,西方也有“说你要说的话”这类痛快谚语。没人有极大的耐心与丁子霖这种满篇话里有话地影射高智晟律师的文章纠缠周旋,我们还是打开天窗说亮话。

自高智晟律师发出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近两年中,就不断地出现不满高智晟律师维权作法和策略的声音。既便高智晟被捕入狱后,这种声音还是不绝于耳。这些人没有一个人是与人为善地,痛快清楚地说出自己要说什么。

写此篇文章的丁子霖和其它发出不满声音的人一样没有痛快话。他们此起彼伏地,拐弯抹角地罗罗嗦嗦,什么报导监视高智晟的警察数目不实,什么高智晟出身低微,能力有限,什么高智晟不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什么做事要有风险评估等等。转来转去不过是想证明他们提出的维权不能政治化,群众运动不能街头化这种喊停策略的正确。

如此这般弯弯绕,无非是因为高智晟把他们十七年来苦苦经营的避风港打开了个口儿。这也不要紧,高智晟进了监狱,这些人凭著经验和精明再封上口子就是了。为什么要如此这般纠缠不休?因为他们丢了面子。

高智晟领军的维权运动无疑推动了中国民主运动,并引发人们思考和提问。在中国民主运动十七年毫无进展的状况下,中国民运要不要向前动?是象丁子霖那样不断地写石沉大海的信,仅仅赢得世界的同情和名声?象刘晓波余杰们那样写些不痛不痒的文章,满足于当局容忍范围内的活动空间和已取得的名利和实惠?还是象高智晟律师们那样不屈不挠地以维权抗争方式挤出百姓的人权自由空间?

其实如果各做各的事,各起各的作用,不同形式的民主力量互相沟通、合作、合力向一个方向努力,又有何妨?遗憾的是,获得了名誉和地位的一方硬要撕裂这种可能的合作。前有余杰王怡的排郭行为,后有刘荻丁子霖这类文章。这些人视而不见两年来自己身边维权运动如何进行,视而不见高智晟们用维权方式推动中国民运打开的局面,一味指责高智晟律师鲁莽,没有智慧,没有能力,不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

丁子霖在她此篇文章中也冠冕堂皇地说,“凡是把人的生命当赌注、当儿戏的所谓‘道理’,我都不能认同。”

丁子霖出于丧子的惨痛经历,极力反对未来中国民主运动采取民众上街示威等类似的方式。在她看来,只要民众上街游行就会再遭到新一轮屠杀。以丁子霖这种思维推断,民主运动就是要既无代价又无结果地与专制政权磨下去,呆在家中再写它十七年的信,尽管中共政府绝不理会。

如果是出于人之常情的恐惧,那还情有可原。可是与中共有杀子之仇的丁子霖不但视而不见近两年来中共如何迫害为民维权的高智晟律师,反而回过头来指责高智晟律师把生命当赌注、当儿戏。

事情的发生发展真象丁子霖们指责的那么简单吗?根本不是。

两年多来,高智晟律师一直在摸索试探。一开始也用了丁子霖的写信方式,但是发第一封信后就遭到停业惩罚,第二封信后,数十名警察就全时骚扰恐吓,第三封信后,警方就以生命相威胁。为了抗议政府的黑社会行为,高智晟律师不得不以绝食的方式争取作人的尊严。中共政府一方不断地持续地采取非理性极端的暴力手段对付理性非暴力维权的高智晟律师,最终使高智晟律师认识到这个政府残酷,非理性,黑社会化的本质。

面对这强大的,蛮不讲理的政权,是停止不动,再等它十七年?还是采取适当方式向前推?

高智晟律师不计较那些无聊的指责,及时写出“抛弃无谓争执, 肩负起时代的历史使命”的文章 ,文中他明确指出维权抗争的“四化”之路 ─ 组织化、街头化、政治化和非暴力化。面对中共的非理性黑社会化,“四化”策略 依然采取理性的抗争方式,依然是在宪法范围内。在争自由人权的民主运动处于无望低潮达十七年之久的状况下,在高智晟律师们维权近两年来的艰难尝试中,高智晟律师终于得出这个维权抗争的最佳策略。

高智晟律师是中国民主运动历史上用维权方式推动民主运动的第一人。近两年来,高智晟律师异常艰难地为中国人权自由运动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清醒地为我们指出争民主自由人权的行动策略和方向。

高智晟律师不但不是丁子霖们所指责的鲁莽,缺乏智慧能力,也不是不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而是用合理合法的方式向非理非法,非人性的中共政权提出前所未有的挑战。尽管高智晟律师的挑战依然是在中共法律允许范围内,中共还是经不起这样的挑战,还是采取它惯用的,早在高智晟本人意料之中的打压手段。为了推动中国的民主运动,高智晟律师采取了印度圣雄甘地的绝食和缅甸民主运动领袖昂山素季的坐监狱的最终不得已的斗争方式。

高智晟律师敢于承担历史大任,不顾风险,带领他的律师同行和同理念的朋友们奋力推动中国民主运动。同时,为了唤醒民众,不断地撕开中共政权的假面具。高智晟律师的所作所为使我们这些没有这个胆量,能力和智慧的人们都敬佩不已。对高智晟律师如此拼力去撼动这专制大厦的维权运动,对高智晟律师提出的“四化”之路,对高智晟律师的奉献和牺牲,特别是在十七年低潮后出现高智晟律师与中共大较量和丁子霖们举动的鲜明对比,我们被高智晟律师的勇气,智慧,能力和牺牲精神所感动,我们把他看成英雄实不为过。

这也是丁子霖发表此文的原因。 高智晟律师成为公认的英雄,有着响亮声望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面子往哪搁?所以她一定要写篇文章,关于英雄说道说道,表明自己更喜欢“天安门母亲”的名称,影射英雄“演员”比不上未经过编剧排练导演的,被“逼上梁山”的“天安门母亲”丁子霖。

丁子霖这篇文章使人明显感到她的难以启口的愤懑。今年二月份丁子霖发给高智晟律师公开信的第二天,仅一夜之间,高智晟律师便回了信,不说成文之快速,只说高智晟律师思想的通畅、深邃、成熟和清楚就使海内外关心中国前途的中国人不胜钦佩,同时对丁子霖扭曲的人格,党文化语言方式表示遗憾,网上公众的“各种各样的议论”也由此而发。对此,丁子霖不但不能反省自己思维和性格的问题,反倒移恨于对她尊重有加、不敢丝毫冒犯她的高智晟律师。而且在高智晟律师入狱期间,仍是纠缠不休。

憋了半年的愤懑不能不发,为了维护自己的声望和地位也不得不发。可糟糕的是,丁子霖又不明说自己内心这一切对高智晟律师的不满和妒忌,所以只能说东言西,影射挖苦,这就让我们海内外公众进一步清楚地看到了丁子霖的狭隘,酸腐和愚蠢。

更不能使我们理解的是高智晟律师被捕后,刘晓波、丁子霖发出的关于高智晟律师被捕的声明。

对中共非法逮捕高智晟律师所要发出的声明中,我们的抗议应非常明确:抗议中共执法犯法!我们的要求也应简单明了:放人! 这也是后来胡平先生的声明收到那么多人签名的原因。

可是,刘晓波、丁子霖却在他们的本应抗议违法当局和简明表达诉求的声明中另生枝节,莫明其妙地对中共政府发出要进入司法程序等请求。

刘晓波和丁子霖非常清楚,中共对所有异见人士,信仰人士,维权人士治罪的司法程序从来都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抓捕前就定罪,开庭前就定刑更是中共对民运人士的惯用手法。刘晓波和丁子霖明知中共对高智晟律师又会制造一个冤案,可他们还是忍不住等不及要向中共作进入司法程序的请求。怪不得网民说他们是在向中共示好,同时又可用中共的司法程序板上钉钉子把高智晟律师定罪。

刘晓波和丁子霖的用心和心态可见一斑,不言自明。

无庸置疑,“天安门母亲”是一个光荣的称号,这一称号是所有敢于抗争的母亲们经过十七年的血泪付出得来的。作为天安门母亲群体中的重要一员,丁子霖不是一般的母亲,丁子霖是个公众人物,公众人物就要受到公众的检验和“议论”。尤其是在“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名声如此之大,已大到众多伴随而来的巨大名声和利益的时候,丁子霖就更不能避开公众的监督。

不管丁子霖如何会说,总不如有脑子会读的读者,丁子霖今后的一言一行仍会在读者的注视之下受到“洗礼”,希望“天安门母亲”丁子霖能够经得起这场“洗礼”,否则就保不住自己喜欢的名称。

2006 年10 月31 日万圣节

Advertisement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